纸艺网
主页 > 纸艺网 >

故意杀人罪辩护词

发布日期:2021-11-24 17:52   来源:未知   阅读:

  李雨其律师,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在人民法院从事审判工作二十余年,曾任国家一级法官,人民法庭庭长,在长期刑事审判工作,民商事审判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和办理案件的技巧,熟知办案机关的办案程序和承办法官处理案件的思路。李雨其律师1988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1995年通过法官资格考试,2012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申请提前退休,辞去审判职务,离开法官岗位,专职从事律师工作。现为江苏岸庆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副主任,淮安市法律援助工作......更多介绍

  [导读]:辩 护 词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江苏岸庆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淮安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并征得被告人王某某的同意,由本律师担任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律师仔细查阅本案的卷宗材料,结合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认真研究了本案相关的法律、法规,对证据予以全面分析、推敲,结合本案的庭审,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仅供合议庭参考。发表辩护意见之前,我向本案的被害人表示沉痛的哀悼 ...

  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并征得被告人王某某的同意,由本律师担任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律师仔细查阅本案的卷宗材料,结合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认真研究了本案相关的法律、法规,对证据予以全面分析、推敲,结合本案的庭审,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仅供合议庭参考。

  发表辩护意见之前,我向本案的被害人表示沉痛的哀悼,也向被害人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和慰问。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有故意杀人罪不持有异议,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但被告人存在一些特殊情节,与社会上发生的其他杀人案件有本质区别,下面辩护人结合本案事实及相关证据从整个犯罪过程,做如下分析说明,以减轻被告人的刑事处罚。

  根据30多名村民的请求及王某某三个女儿的陈述和案卷材料可以看出,被告人王某某平时表现很好,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为人实在,乐于助人,性格胆小,直爽,家人邻居对其评价较好,纷纷求情要求对其从轻处罚。

  根据卷宗可知,被害人和被告人是夫妻关系,生育三个女儿。被害人脾气特别不好,经常打骂被告人。被告人曾喝过农药自杀以及要求离婚,试图摆脱长期被侮辱、被折磨的生活均未得逞。事发当天被告人过错在先,多年来被侮辱、被折磨的场面涌向被告人心头,多年来被压抑的情绪再也不能控制,在暂时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做出了让他永远都为之后悔的举动。但要是被害人稍稍把被告人当人来看待的话,就不会出现今天的悲剧。

  本案被告人能够坦白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在警方给被告人作询问笔录时,被告人即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从未出现过不如实交代和推脱罪责的情况,更未出现过任何翻供现象。特别是在今天的庭审中,被告人能如实地回答公诉人的讯问,态度诚恳,明确表示认罪。由此可见,被告人具有良好的认罪态度,其供述前后连贯、互相印证,使得案件的查处和审理始终处在一个主动的环境中,建议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犯罪行为对社会危害性的大小,是决定刑罚轻重的重要依据之一。故意杀人罪虽然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犯罪,但从《刑法》所规定的不同罪名的不同量刑幅度看,故意杀人罪的量刑幅度最大,从死刑到三年有期徒刑,现实中同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有的判死刑并立即执行的,有的判三年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的,也说明故意杀人罪不能不考虑其社会危害性而一概而论。158机床网,中国数控机床门户网站

  就本案而言,在我从几个方面充分地阐述了本案的情节之后,被告人所实施的犯罪,虽然客观上造成了被害人死亡这一无法逆转的后果,但就其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而言,的确存在着值得从轻考虑的具体情节。

  本案发生最直接的原因,是由于被害人对被告人的侮辱、打骂引发的纠纷,被害人有着明显的过错。被告人采取了非法的、极端的、· 电力英才网校园招聘。非理智的以及法律所不能容忍的解决方法;但是这种犯罪毕竟不同于故意实施侵犯人身权利或财产权利过程中,为达到其它非法目的而实施的行为。从行为的对象上讲是特定的,从行为的时间和地点也充分说明其偶发的性质,从被告人对实施犯罪行为的态度方面来看,被告人没有刻意的掩饰自己的犯罪行为,而是将其犯罪告知了其女儿、女婿,积极的配合公安机关,如实的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由此可见被告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已经追悔。所有这些,较之那些对不特定的对象实施无端杀人行为,其犯罪的社会危害性显然是较轻的。

  最后,我对被告人一时冲动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后果表示深深的遗憾。同时应该看到的是,被告人除了有自首这一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外,还有多处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请求合议庭综合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对被告人从轻处罚,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既然本案中受害人已经死亡,我不应强化刑罚的报复功能,以法律这一文明手段来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也不是我国法律所提倡的,现代文明国家的刑罚价值去向是保护人权、改造、教化罪犯,而不是报复性惩罚。所以从刑罚的价值去向来看,也希望合议庭能够给被告人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被告人早日回归社会,更有利于其回报社会和他的家庭,更有利于实现其人身价值。